湖南信托无意三方共同兜底 华宸未来提出最后协商时限
微信公众号-信托百佬汇 2019-07-12 湖南信托

疯狂必然伴随着危险,这句话对于信托、基金子公司来说,同样适用。在经历了一轮疯狂生长之后,如今风险已逐渐显现。


近日,因“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所投项目出现问题触发违约,牵出华宸未来资产、湖南信托与国元信托三家机构。


事件曝光开始,三家机构即在责任面前选择“互掐”模式,8月18日,继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先后公开发表了“伸冤声明”之后,华宸未来资产也终于站出来吐槽申辩:先是否认了湖南信托“纯通道”一说;后又严词表示,已掌握证据,发现项目资金划款环节存在问题,矛头亦指向湖南信托。


“虽说华宸未来资产的表态晚了一点,但据其说法,似乎离真相已越来越近,各方责任也愈加明晰”,当日,该资管计划一位大户投资者张先生如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资管计划违约牵出仨机构


据公开披露的产品信息,“华宸未来-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华宸未来资管计划”),共有两期,一期成立于2013年7月16日,二期成立于2013年7月31日,合计融资规模3亿元,存续期为24个月。两期产品均定向投资于湖南信托发起设立的“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向融资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淮南志高”)发放信托贷款。


按照合同的约定,该计划按年付息,也就是说,今年7月,其应分两期向投资人支付利息。然而结果现已知晓,因淮南志高的项目土地使用违规,早已停工,且淮南志高计划破产重组,不仅是此次利息无法按期支付,连到期时本金能否返还及下次利息能否兑付都成了未知数。


追溯整个事件,有多个疑团待解,其中之一就是国元信托为何被引入其中。至目前为止,一只资管计划同时存在三家机构通道,还是十分罕见。毕竟机构越多,收入就越摊薄。


据了解,在涉事的这只华宸未来资管计划中,华宸未来资产、国元信托与湖南信托三方收取的管理费分别为1%、0.2%和1.6%,以3亿元规模计算,收入分别是300万元、60万元和480万元。


相对于另两方来说,国元信托的这笔买卖着实赚得太少。由此,其说只是提供通道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同。


之所以引入国元信托,华宸未来资产在公告中称,也是应了湖南信托的要求。2013年7月15日,湖南信托提出直接委托人替换要求,原因是其不希望单一信托在法律关系上直接与资管计划对接。于是,2013年7月17日,华宸未来资产与国元信托签署了信托合同,国元信托与湖南信托也签署了信托合同、湖南信托与淮南志高及上海浦发银行淮南支行签署了资金监管协议。


理论上说,无论是华宸未来资产,还是湖南信托、国元信托,它们自身都有直接发行资管计划对接项目的资格,但为什么三机构并存?


“不难发现,湖南信托与华宸未来资产的合作是想借助基金子公司的通道,考虑到方便发行非标业务等。只是在华宸未来资管计划中,可能是湖南信托与华宸未来资产对双方的定位出现偏差。前者本意让后者用它的资金池来对接信托通道,但后者只把自己当通道,负责包装和销售”,8月18日,某信托公司业务部负责人龚维称,按湖南信托的说法,应是其后来发现了这种风险,由此才出现该资管计划成立后,又突击引入国元信托做隔离带的做法。由此,当前信托公司、基金子公司利用各种手段避险冲大规模的疯狂可窥一斑。


“结构套结构,风险产生后,必然会产生互相推诿”,他认为,基金子公司凭借“万能”优势近年来野蛮生长,虽说挖去了不少信托人才,但由于其自身体制原因,在风控方面与信托仍不能相提并论。


而基金子公司自身承担风险能力极为有限,如华宸未来资产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元,即使掏干口袋,也无法兜底一个项目。因此,一旦出现风险,损失自然推向投资人,即打破刚性兑付。


上海某基金公司一位固收基金经理表示,其实刚性兑付只是之前信托、地方政府等考虑到后续融资和信用影响才这样做,但现在风险逐个暴露,已经不是刚性兑付能够掩盖的。


华宸未来拿住划款过错把柄


目前来看,华宸未来资产解决此事的心情是最为迫切。8月18日,其在公告中称,在尽职寻求解决方案。


具体为:一是就重组方案,公司与潜在重组方及当地政府部门积极接洽,但由于种种因素,原一揽子解决方案暂时搁置,等待形成新方案后再次上报地方政府;二是,在司法救济途径上,公司此前已与相关信托公司进行过交涉,本想由湖南信托起诉融资人及相关担保人,但就在公司已准备向湖南信托支付垫付的相关费用时,发现信托的资金用款环节存在划款错误,且已就上述事实获取了相关凭证。


华宸未来资产称,考虑到抵押物处置变现的困难及实际意义,现正在与相关信托公司积极交涉,就资金用款环节的划款过错责任,协商寻求积极救济方法。不过,在公告最后,其“强硬”表态,如果协商无果,公司将于两周内,即9月1日前提起诉讼,届时相关金融机构是否尽职尽责及是否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由司法机构裁决。


据一些投资人介绍,华宸未来资产此前曾表示,有意与湖南信托、国元信托等集体兜底,但湖南信托提出先处置质押物,然后再谈“分摊”,而后又表示自己是被拖累的,让解决方案回到原点。


“华宸未来资产拿住的划款凭证会是追究湖南信托及相关银行责任的重要证据。8月15日下午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华宸未来资产方面曾透露过,通过调查后了解,浦发银行淮南银行并未将该笔资金划拨给投资者所投资的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而是划拨给了项目的商业配套和地产项目。这说明该笔资金并未专款专用,湖南信托和浦发银行存在资金监管不严。”


另外,根据《资金监管协议》,3亿元的信托资金,应该是按时间节点和项目进展情况分批次划拨,但是该项目的资金却是一次性划拨给了淮南志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丹



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贷罗盘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贷罗盘

温馨提示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你确认要取消关注该平台吗?

取消 确认

关注成功